今日财经网

民营钢企能否化解美“337调查”危机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日前宣布,对中国40家企业的输美钢铁产品发起史无前例的“337调查”。根据该调查程序,美方一旦裁定企业有违规行为,相关产品或被永久禁止进入美国市场。这40家被调查企业多为国有钢企,有分析人士认为,一旦失去美国市场,其产品势必大量转入国内市场,或与民企争抢“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市场,会否挤压民营钢企的市场空间,将其逼入绝境?


  失去美国市场会否雪上加霜? 

  其实,对中国发起“双反”调查,美国决非始作俑者。记者查阅资料获悉,早在2015年5月14日,欧盟委员会确立了一项针对从中国和俄罗斯出口的冷轧钢卷的反倾销调查,包括鞍钢、宝钢和武钢在内的国内大型企业均在调查范围之内。据不完全统计,此前包括欧盟、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秘鲁、墨西哥、哥伦比亚、巴西、土耳其、韩国等多个国家或地区,已对中国钢铁产品采取反倾销措施或反补贴调查。究其原因,无非是中国钢铁出口屡创新高,引起一些国家的不爽。统计显示,2014年我国钢铁出口同比增幅近60%,巨大的产能释放为贸易摩擦埋下伏笔。

  另外,其中的深层次原因可追溯到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相关规定:到2016年12月11日,《中国入世议定书》第十五条中规定的非市场经济方法失效。这意味着国外用替代国方法对中国产品进行反倾销调查将面临中国的正当挑战。很多国外竞争对手会借此在2015年提起调查申请,以期在2016年底前结案。

  那么,是不是说因为上述原因,我们就可以对这次美国对中国钢企启动“337调查”忽略不见?显然不是。尽管国际上对我国出口钢材实行“双反”调查已大面积存在了一段时间,但今年的情况尤为严峻,因为当前我国钢铁行业正面临产能过剩和库存严重积压所带来的全行业亏损。有业内人士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失去美国市场,对于我国钢铁产业来说,不啻于雪上加霜。

  那么,我国民营钢铁企业难道就只能听天由命?为了解析这个问题,不妨让我们解析一下美国市场对中国钢材的进口情况。

  对美出口早已持续缩水

  公开数据显示,近年来,美国进口中国钢材越来越少,不光是绝对数量在减少,中国钢材所占比例也越来越小。这与“一带一路”国家对中国钢铁的进口增长态势恰恰相反。

  2016年前4个月,中国钢铁对美国的出口量只有37万吨。照此规模,今年的对美出口量很有可能连200万吨都难以突破。

  时间倒推至2015年,当年中国对美出口钢材240万吨。以美国进口成品钢材统计数据(原始数据来源于美国钢铁协会)为例,2015年8月份中国钢材进口量为14.2万吨,环比7月份大幅下降(降幅高达44.7%),创当年前8个月新低,不足上年月平均值24.1万吨的60%,甚至低于2013年中国钢材进口量14.3万吨的月平均值。与此同时,其在美国成品钢材进口总量中的所占比重也下降至6.3%,环比7月份下降4.5个百分点,不仅低于2014年9.4%的平均值,也低于2013年7.6%的平均值。9月份,美国对中国钢材进口量进一步下降至13.1万吨,其所占比重与8月份基本相当,为6.5%。

  其中值得关注的是,当年5月份,美国进口中国成品钢材曾经多达27.4万吨,占比达到11%。而在5个月之后的10月份,进口量却不及当初的一个小零头(1/4),所占比重也不足当初的三成。对比发现,美国进口中国成品钢材高峰与低谷之差竟然达到31.5万吨(上年4月较2015年10月份高出5倍以上),所占市场份额缩小4倍多。

  另据我的钢铁网提供的数据资料显示,目前美国从我国进口的钢材品种主要为涂层薄板和冷轧卷板,而2015年我国对美国的冷轧板卷出口量仅为51.6万吨,同比下降46%。

  市场重心早已向东南亚转移

  有识之士早已洞见,在西方国家“双反”逼迫下,中国钢材出口市场格局正在悄然生变,美欧市场已不再是一块香饽饽。尽管基于区位导致的物流成本原因,对美国的钢铁贸易一直都不是中国钢铁出口的大头,但过去数年该地区时而上涨、时而下滑、总量不大的出口依然能够直观反映出中国钢铁贸易身处的微妙国际环境。

  面对以美欧国家为代表的反倾销,中国钢铁出口市场重心也逐渐转移。与美欧市场萎缩形成鲜明对照,来自东南亚的需求正在崛起。上海钢联高级分析师魏迎松说:“现在中国钢材出口主要增量是在钢坯、螺纹、建筑领域用钢这块,主要地区是东南亚国家,当地大量基建项目开工对钢铁原材料等需求较大,今年中国钢材出口达到1个亿并不困难,甚至有望和去年持平。”

  我的钢铁网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东南亚市场正在快速增长,中国钢铁产品出口出现了井喷。2015年我国对东南亚11国出口总量达3460万吨,是2006年的5.2倍,占我国钢材出口总量的43%;对亚洲地区出口钢材7964万吨,较2006年增长了222%,占钢材出口总量比例上升到71%。

  另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已经支撑起我国钢材出口,成就了在欧美反倾销大棒下的出口逆势增长(contrarian growth),并且,相当多国家进口同比增速超过50%。在这种情况下,以2015年一季度为例,南亚国家中的印度、巴基斯坦,从中国的钢材进口量同比增长207%和124%;土耳其、阿联酋、沙特、伊朗进口量同比分别增长200%、137%、110%和96.7%;东南亚国家的越南、印尼、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缅甸同比分别增长134%、114%、46.5%、78.7%、78.4%和77.1%。

  “从中国钢材的整体出口形势来看,美国对中国反倾销影响不会太大。”魏迎松说,去年出口美国的钢材量约200万吨,占我国一个多亿的出口总量比例并不大,且美国在我国出口国家的排名也仅为第十名左右。民企有能力“走出去”化解危机

  综上分析,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如果真的失去美国市场,我国民营钢企也完全有能力继续实施“走出去”战略,从而化解产能过剩危机。

  据统计,目前我国仍有约1亿-2亿吨优质产能处于富余状态。与国内产能富余相比,“一带一路”沿线多数国家处于经济上升时期,基础设施和住房建设开始兴起,钢材需求快速增长,而钢铁产能却严重短缺。

  推动国内富余产能“走出去”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产能不足地区开展合作,是双方互利共赢的最佳选择。目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钢铁企业在工艺技术装备、生产效率、成本水平、质量控制等方面,与中国钢铁行业平均水平相比,具有较大差距,中国民营钢铁企业完全有能力“走出去”。

  目前,德龙、沙钢、中天、石横、方大特钢等一批民营企业已商定联合起来,建立民营钢铁“一带一路”基金,拟在缅甸筹建中国工业园区,建设200万吨长材、型材和配套的发电项目。在“一带一路”战略引导下,将会有更多的钢铁企业陆续走向国际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民营钢铁行业面临新的机遇也面临新挑战。“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所需的多数是资源、能源、电力、钢铁、建材、物流等关联行业配套建设,而中国相关行业和企业缺乏沟通和协调机制,难以形成合力,同时也存在一哄而上的风险。同时,为了化解过剩产能、出清市场,现在国内金融机构对钢铁、水泥、平板玻璃等过剩产能严格控制信贷,各银行原有的专项贷款已经停止。有些已“走出去”的钢铁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如德龙钢铁集团等,为了将国内的产能和设备转移到国外,占用大量流动资金,但却得不到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任何贷款,举步艰难。

  有识之士建议相关金融机构和政策性担保机构对参与“一带一路”项目的钢铁企业包括民营企业,实行专项封闭贷款,专款专用,并实行“一站式”审批,提高钢铁企业的融资效率。国家以财政出资或丝路基金参股的方式,吸引金融机构和社会机构参与,建立钢铁行业“一带一路”基金,定向支持钢铁企业海外并购业务,拓宽钢铁企业融资渠道。

  >>链接

  美国对钢铁产品实施贸易保护对本国制造业也有影响

  近期美国针对进口钢铁产品采取的贸易保护措施,虽有利于本国钢铁产业,但显著抬高了其国内钢铁价格,影响钢铁产品供给,打击了美国制造业。

  受美国对中国、巴西、印度、日本等国钢铁产品征收反补贴、反倾销关税影响,今年以来美国热轧钢板基准指数上涨幅度超过60%,达到每吨615美元。美国商务部近期做出的要对中国部分钢铁产品征收最高约266%关税的决定将进一步抬升美国国内钢铁产品价格。

  征收此类关税不仅使美国制造业企业用钢成本提高,还影响其供应链稳定。今年一季度,美国钢铁产品进口量同比下降了29%。虽然美国钢铁企业产量有所提升,但无法满足国内市场需求,美国钢铁产品平均交付时间从今年初的3.6周已延长至目前的6.2周。

  美国一家制造业公司的数据显示,由于美国政府针对钢铁产品实施的贸易保护措施,该公司每年增加400万美元到500万美元成本,如果不做改变,其位于俄克拉荷马州的一家工厂将被迫关闭。记者孙永剑

郑重声明: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 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 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 多谢。

上一篇

多国10年期国债现负利率 风险有多大?

下一篇

人民日报: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是标准“高富帅”

相关文章阅读